• Haotian He

我为什么把股票全卖了

Updated: May 28

TL;DR:

本文就是随口嘎嘎三湖,我也没有任何专业的金融分析的背景知识。我反正是没有什么冒险精神,在疫情实际影响还不明朗的情况下,觉得将超过70%的流动资产放在股市所要承担的心理和资产风险或许已经大于其可能带来的收益了,所以把股票全卖了,个人行为随口讲讲。



之前对投资理财的一些知识储备教了我些什么


2014年刚开始实习工作,拿着六七万美金的美国平均薪资过着月光生活很开心,反而妈妈想让我在西雅图买房子,一开始我也是抗拒的,直到看到出租房产产生的每月2000+美金的正现金流,才产生了投资的基本概念,直到现在我自己也考了个加州的房产销售牌照玩玩。


后来2017年初,我跳到了一个大厂,收入突然一下子高了好多,这也迫使我必须去学习相关理财知识了。也正是那一年,我看了Ray Dalio新出的Principles这本书,我惊异于对冲经理出身的作者对人性心理的洞察力和关联能力。其中开篇所讲的从错误中学习的部分,让我回想到高二思想政治课本里关于事物的发展是螺旋式上升的马克思的论断(其实马克思也是抄了黑格尔在Wissenschaft der Logik的作业)。


Dalio, Ray. Principles. Simon & Schuster, 2017.

人性总是贪婪放肆地想要索取更多,直到在跌到后去学习总结教训并且提升自己,爬起来再接着贪婪放肆地想要索取更多。不过也正是这样周期性成长的人性,作为市场的一个个个体的人,也带动了资本市场巧妙了反映着人性而产生正相关的资本市场的波动。所以市场周期性波动也是可预见而又一定会发生的,只是作为个体的我们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到来,但是我们可以从历史中经济运动的各种模式中预测推演出可能发生的周期性情形。


Dalio, Ray. "How the Econimic Machine Works." Bridgewater, www.bridgewater.com/how-the-economic-machine-works.


这些知识会怎样体现到2020年的资本市场呢

对于非专业人士的我来说,预测目前市场短期走向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我们能够知道是,市场波动的大趋势已经到来了。从大趋势中,我学习到现在我需要准备好迎接这一次市场震荡的到来。但是市场小范围是不是也有相关阶段性的特征可以被我们所认识呢?我恰好找到了霍夫斯特拉大学Jean-Paul Rodrigue教授在2008年提出的市场泡沫四阶段论(Stages in a Bubble),随即在之后到来的次贷危机中因验证了其理论而出名。


Rodrigue, Jean-Paul. "Stages in a Bubble." The Geography of Transport Systems, transportgeography.org/?page_id=9035.

市场泡沫四阶段论分别由偷摸阶段、觉醒阶段、疯狂阶段和幻灭阶段组成。在最初的偷摸阶段,Smart money们基本上会在这一阶段入市,以低价投资资产,而此阶段以资产价值大幅上涨而结束进入觉醒阶段。觉醒阶段中机构投资者开始觉醒市场进入上升期而大举入市,而当资产价值上升在一定高度的时候,原有的初始的资产持有者会错以为市场进入了顶峰而开始大举抛售手上的资产,产生First Sell-off。First Sell-off会产生市场短期下行,但由于机构投资者们刚入场不久购买力事实上并未受到影响,市场也对此反应而反弹到比First Sell-off价值更高的时期。这样的一个dip也被称为了“熊市陷阱”(Bear trap)。


市场一旦从“熊市陷阱”中走出来,即会立刻受到主流媒体及普通散户投资者的关注,从来一路追高,产生市场疯狂上行的现象。裹挟着贪婪和错觉把市场价值推高了完全不可持续的高位的阶段,这一阶段也就是所谓的疯狂阶段。而随着股市泡沫破灭,市场会立刻进入到一个否定期,联邦政府人为干预进入会产生一个“牛市陷阱”(Bull trap),在Bull trap中人们会错以为股市已经恢复正常了,尤其是散户投资者又会开始陆续入场,直到最终市场彻底破灭直线下滑,这就是最后一个幻灭阶段的样子。

Garner, Cole. "The Market Cycle Wears No Clothes." Medium, HackerNoon.com.
@ecojpr (Jean-Paul Rodrigue). "The bubble theory seems to match well a few financial manias." Twitter.

有意思的是Jean-Paul Rodrigue教授在去年年底还发了一条Tweet说,其泡沫理论似乎正在市场狂热的现象中得到验证。不过,我觉得理论说到底也还是一套理论本身。作为人类社会的乐观主义者的我来说,虽然市场经济周期性的发展规律有据可循,我还是觉得没有一场经济衰退会和历史中的完全重合的。毕竟就像之前Ray Dalio对于人本身的学习曲线的描述一下,我们从一次次历史中的金融危机走来不断地发展和运用我们新学习认识到的知识,比如从1929年大萧条中我们发展了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从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中我们发展了供给面学派和新古典综合派。


具体市场会不会像泡沫理论中所说的进入到了一个幻灭阶段,还是会产生一个完全出乎我们基于历史中对市场认识的新局面,我也完全不知道。

你都在说些什么,所以到底为什么你把股票全卖了


正是我还是搞不懂市场,学习到的知识也不确定。基于市场短期走向的不确定性以对于市场走向的悲观预测,我把我手头本身买在了一个周期中高位的股票全卖了,至少现金受通货膨胀带来的贬值是比股市更好预测的。

与此同时我完全不准备放弃投资,从4月份以来我对我的投资组合进行了很多结构性的改变。我把手头包括苹果的个股全部在较高的价格和收益上卖掉了,虽然我依然相信科技股板块非常坚挺并能扛过危机,但其中的不确定性和起起伏伏已经让我不想再参与其中了。与此同时,对于长期投资,我将退休账户里每月的贡献额max out了,与此同时才是每个月定投两三百美金进入大盘指数基金,并准备根据市场走势不断调整定投额。

至于多出来的钱,目前还没想好,说不定房市也挺好,但需要时间好好分析。

  • White LinkedIn Icon
  • White RSS Icon

© 2020 by Haotian He

LET'S TAKE IT TO THE NEXT 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