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tian He

我也曾是缪可馨,我也可能会跳楼

Updated: Jul 4

 我至今依旧清楚地记得我小学一年级班主任的名字,24年来从未原谅过她,打心里希望她过得不好。当我偶然在网上搜到她因个人道德原因生活不如意时,满心是欢喜的,觉得她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01

24年都过去了,我还不能justify的有很多事

我成长在苏北的小城,1996年在华东地区还算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为了上小学,家里还是费了蛮大力气,通过我外公外婆联系当时日后包养146个情妇贪污腐败下台的市长,花了6000块择校费才进入到了这里最好的一所小学。

可我不知道,我30年的人生中最不开心的(没有之一的)一年就在我还完全懵懵懂懂少不更事的时候开始了。现在回想起来,小学班级真是一个可怕的小社会。一群对人对社会毫无理解和共情能力的无知小朋友们,被强行组成了一个集体。而带头的班主任老师有着绝对的统管权利。

在那个家长在学校教育环节很大部分缺位的年代,人格平等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代,老师的好恶情绪,对教育的理解程度,完全能够摧毁孩子的人生。本质上,这是一个完全受奴役无思想的比autocracy更加恐怖的小型社会。

记得开学第一天,我带了一个很好看的小水壶进入到课堂,我从学习中得知喝水的好处,我妈妈灌了热水进去并嘱咐我要喝水。在课堂中我因为口渴而拿起水壶准备喝水时,被班主任呵斥不准喝水并且带家长。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带家长,并问老师为什么不能喝水。大概班主任从教这么多年,从未遇到过问这样问题的学生,她突然变得非常情绪化地呵斥我,只说了上课时间就不允许喝水。

自始至终,我从未得到过来自她任何的合理解释。其实哪怕她告诉我,因为她想通过制止我这件事情让大家认识和锻炼得整齐划一的纪律性,我可能都会真诚地认为我错了。之后带家长和我爸妈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从那以后班里有同学就以异样的眼光嘲笑我带家长。显然这些同学根本并不懂得喝水是件可以讨论的事情,只知道被老师的二元好坏的结论影响下没有任何同理心教育的一帮孩子里,这些嘲笑是无理由却又无比恶毒的。

这样的小学生活就在一个班主任轻易的好恶情绪的影响下非常负面地开始了,我自动地被贴上了坏学生的标记,哪怕这个缘由是如此的无厘头并不堪一击,但没有人在乎为什么,没有人可能会想到去怀疑过这个社会。坏学生受到排斥都是非常自然的,并且这样的天然隔阂就像种族主义歧视一样恣意深化发展,导致班级内部两元对立越发严重,被贴上坏学生标签的常常被误会被重罚,而所谓的好学生却常常能够利用自身的社会优势属性做到瞒天过海的欺凌。

带着坏学生标签的我,有时一丁点小事,有时甚至是完全没有经过了解证实,就都被直接要求带家长。不仅对学生个体不尊重,对家长也是。这个班主任随意地要求带家长,却对家长没有丝毫的尊重。多年之后我爸爸还告诉我他记忆犹新的一件事,他被要求带家长后被晾在办公室几个小时。如果是我真的做错了,这和我父亲应该也没有关系吧,期间班主任不和他说一句话,之后更是随便说了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

但可能我也是因祸得福,因为我爸妈看到了这个老师的样子,我在家并未受到他们片面的责罚,而是真正地去关心了解了我的想法和真实发生的事情。我也在这个本不该去理解老师过错的年纪,早早地理解了学校丛林的生态。并且还好,96-97学年是唯一的这个班主任教我的一年,之后的老师们​再也没有像她一样恶毒了。

02

我在电视里见过更大的世界,我要和自我和解

或许是在所有人都被教导老师是蜡烛是伟大的时候,我过早地理解了老师只是一个职业,它或许可以崇高,但老师本人只是有情绪的人,并可能是坏人。于是,在这之后我对老师的态度也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开始不去想要为每一个老师做的事情找理由,更多地是去把他当成一个正常的人,正常的人有欺软怕硬的性格,大部分人可能本心都不坏,但在弱者面前又有极强的掌控欲和表现欲。

这样我也开始了自我和解,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年纪,我就已经把课堂当做戏台了。如果老师要和我表演,我也会配合写保证书、罚站、受到同侪排挤和嘲笑都无所谓,我也不会上心。以至于小学老师们总比我先崩溃,觉得为什么我屡教不改​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其实,我只是从一年级的伤害中学会了如何保护我自己而已。

我还记得在六年级的时候,我碰上了和缪可馨一模一样的事情。我们要求写一篇作文,尽管我已经记不清具体要求写了什么,但我一定写了一个不被接受的观点和文章,以至于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很生气的撕了我的作业本,撕得粉碎地扔在地上,并且在黑板上写了五个占据了整个黑板的大字“什么玩意儿”,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我尽管课上跟着毫不在意地笑,可回家后我还是蛮难过的,我觉得他可以批评,可是任何其他人都没有资格撕我自己写的作文本。可是在那个批判性思维缺乏的年代(我甚至没有根据地推断2020年的课堂上还是一样的缺乏),老师自己本身接受不了其他不同的观点,也不愿意去花时间理解我不同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他本身还是我很喜欢的语文老师,教学水平很高也对我的能力提升有很大的帮助,而撕我作业本并在课堂上嘲笑我的他,也是仅想表现一下而已,本身的视野还没有对人格平等和尊重的理解​去考虑作业本是不能撕的。所以我还是原谅了他。

好在我上了初中高中后,我的老师们的自身水平也都上来了,之前小学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了。那是一个思想和行为都是严格统一化的时代,很多不一样的声音和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我还是一个坐在讲台饮水机旁的特立独行的学生。我不知道同学们看着我内心是怎么想我的,有时候会蹦出一些成人化的恶毒归类的评价,但我真的不在乎,我早已有明确的目标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03

独立思考和特立独行真的不适合我们的应试环境吗

我会承认要想做到独立思考的批判性思维和高考的应试要求甚至整个中国社会的大环境都格格不入,但是独立思考和特立独行真的会影响​个人高考的发挥吗?我从高中到现在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就是完全相反。我们需要尽早培养有明确的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的学生来自己认识到高考对其的意义。

我记得2007年的寒假,我和另一个同校的同学报名去北京新东方学校学英语,恰逢2007年4月小高考学校安排寒假统一补课,我这样就不能参加学校补课了。当时的班主任急了找到我爸爸,最后还是我爸爸在学校写了小高考成绩自负的说明后,我才真正被允许去北京的。结果我去学了英语很开心,回来后小高考也拿了班里为数不多的4个A​。


老师的担心显而易见,因为在传统教育中,即使是一个高中生了,他还往往并不被认为有对学习的自我把控和安排能力。更可怕的是,这种能力的缺失其实是和传统的教学形式和方式有很大关联的,在我那个时候的课堂,所有的学习任务都是由老师统一安排的,课堂上对于个体差异和时间管理的强调却几乎没有。所有的学生自然地觉得只要听老师的话做老师的作业,就能通过高考,这样的想法客观上把自我学习能力​也给否定了。


当时班里有人说我,在班里带着很坏的头,在学校跟大家玩,回家拼命学。即使我把当时我用的时间计划管理本和番茄时间法都无私地分享给大家,​他们都还不相信。因为学校教育过于单一强调刻苦学习的重要性,同时不鼓励学生拓展兴趣,导致所有的学生的生活都很枯燥痛苦,认为学习好一定是刻苦一定花的时间多。

我记得班上有几个女生为了挑战我还每天学习了更长的时间,反而成绩不如以前​。可我自己其实只是在网上接触到了GTD理论,并且自己思考如何运用到各科目学习安排中去而已,并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在无用功上。我把剩下的不影响我学习的时间花在和女同学一起玩上,结果班长也被撤了,其实那个女同学可能是班上唯一听懂我说的是什么的了。


我不是教育工作者,离开中国的学校也很多很多年了,所以我对当下的学校环境也不了解。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作为教育工作者,不妨放开心胸,坦然接受更多的独立思考和特立独行,或许学生能够更早地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认识到每一步的重要性并合理规划,效果​会更好。

  • White LinkedIn Icon
  • White RSS Icon

© 2020 by Haotian He

LET'S TAKE IT TO THE NEXT 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