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tian He

写在结婚两年时

Updated: Jan 3

上周是我和李成雅结婚两周年。原本我打算延续去年去Benu一样,把去米其林三星吃一顿当成是我们结婚周年纪念的一个传统,但是她表示不是特别感兴趣。毕竟结婚周年庆祝这件事情还是我们两人自己的事情,如果本质的精神交流和庆祝到了,外面的点缀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恰逢我们公司感恩节Shutdown,所以,时间充裕的我今年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就简单地和她在家里小庆祝了一番。

我搞得还挺正式的一样,用LaTex做了一份Full Course Dinner Menu,从前菜、主菜到甜点都详细地安排上了,有她一直期待的中国菜品以及我夹带了私货的干式熟成牛排。我们都很享受在家里私密空间庆祝的这个氛围。


我们回顾了这两年来从蒙特利尔街头认识到一起搬来加州湾区生活的点滴。我们相识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街头,在那家当地蛮出名的犹太熟食店Schwartz's Deli,当时李成雅作为加拿大新移民刚刚开始她在蒙特利尔一个人的生活,而我是去那里续签我的H-1B签证。那时候我在西雅图工作,要续签签证准备直接开车去北边的温哥华,但是直到预约的那天才发现温哥华预约已经没有了,于是一路向东尝试预定卡尔加里的,多伦多的,渥太华的,最后只找到了在蒙特利尔的美国领事馆的面试空位了。于是,机缘巧合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并坐在一起吃了Schwart's最出名的熏肉三明治和肉汁奶酪薯条。


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月,我就被原来的公司给解雇了。一下子我也倒清闲了,除了回国过年休息找工作之外,我当时还在想是不是我也考虑搬到蒙特利尔一起生活。我当时对自己的水平还不够有信心,因为我在之前的公司工作不到三年,很是清闲,原本觉得就这么清闲地混着平时打理打理自己的房子收收房租就挺好,但一下子突然没有工作了,需要短时间内重拾知识安排面试,一下子心里也挺慌得。李成雅在电话里不断鼓励我,她觉得我应当没问题,虽然是鼓励的话,但还是对我很是鼓舞。而我也拿到了史上最快的面试和offer的纪录,因为工作机会很好,所以决定从西雅图搬去加州湾区了。

一直以来,我好多的朋友都会问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决定和李成雅结婚,而且还蛮突然的。我觉得过了这么两年的时间之后,我现在更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在我认识李成雅之前的27年里,我一直在幻想我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老婆一起生活。我曾经想过会是事业型的女强人,觉得这样我们在工作和思想上会有很多想法和共鸣,也想过会是在学生时代就在一起学习玩耍的女同学,觉得互相知根知底也有多年的感情基础。但我从没想过会是李成雅这样的,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年的外国人,过着平凡却很努力的生活。


一开始和李成雅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舒服自在安心,从她给我来蒙特利尔做的第一顿早餐的温暖,到我们一个登上Mount Royal和在圣诞集市上散步,我不需要很紧张地做功课似的去面对一场场约会,我不需要刻意表现自己来迎合对方的喜好,同时我们还能做到相敬如宾,保有一定的尊重和期待的相应的距离感,而不需要像从小玩到大的太知根知底的朋友一般。这两年来我的感觉依然还是舒服自在安心。我们之间不需要讲太多的话,但各自都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吃完晚饭后我坐到书桌前,她会直接端来一杯大麦茶,而早上她起不来还在熟睡,我也会自动把家里打扫干净。这两年来,我觉得当时那个突然要结婚的决定其实正是顺其自然而又正确的决定。


当然只要是夫妻,我们之间肯定会有争吵。在结婚之前的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夫妻之间的争吵是不可能避免的,除了性格之外,更多的一方面是基于我们不同的出生环境、文化以及成长中对世界的不同认识,而另一方面是基于我们个体在婚姻中的目标、期待以及婚姻生活中的发展。我和李成雅之间经常会有争执,有时几乎是每周,但我们各自都清楚我们大部分的争执主要是基于我们个体对生活中各种事情不一样的认识,而这与爱无关。两年的婚姻生活让我学会了,争吵与妥协,相爱与相杀,都只是夫妻面对和处理婚姻生活时的手段方式而已,而并不是婚姻的核心。核心还是在于在这段共同生活的过程中,作为个体你有没有实现你的目标和期待,作为整体有没有实现1+1>2的整体目标。

今年年底的时候,我选择一个人看完了那部《婚姻故事》。我在看到海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是一个关于一场婚姻里的两方面的个体叙事的故事。两张海报中反映的是丈夫和妻子眼中的两个不同视角、洛杉矶和纽约两个不同城市下的对于婚姻故事不同的个体理解和叙事。


在电影中穿插的两人交给心理医生的What I love about Nicole/Charlie的作业,两人的律师极力描绘的即便与婚姻事实不相符的控辩故事,以及那段十分真实又精彩的10分钟争吵,处处体现的个体视角下对婚姻的理解。Nicole提出的离婚也恰恰出于她对于自己在婚姻中个体目标和期望被边缘化的失望,而Charlie在争吵中的歇斯底里也是完全站在了其男性视角下对于结婚和帮助其妻子实现他所认为的愿望的想法。


这些在个体叙事下体现的婚姻中的个体思维和想法,一旦当婚姻这个整体对其不再有意义与其相悖的时候,恰恰就成为了对婚姻的悲剧性影响因素。Nicole一心想着回到有家人陪伴的洛杉矶生活,她对Charlie的随口一提十分在意,她对Charlie放弃了洛杉矶的工作机会选择留在纽约更是耿耿于怀,哪怕Charlie解释说他不喜欢那份洛杉矶的工作,对于Nicole而言,他的解释并没有意义,只要和她对婚姻和个人期望相悖的,都变得没有意义。一直觉得只是随口一说自我感动于一家温馨的纽约生活的Charlie当然更不能理解Nicole的想法,突然得就听到了Nicole跟他说要离婚。


然而这些跟他们的爱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像Nicole所说的I will never stop loving him even though it doesn't make sense anymore.(就算爱他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我还是会继续爱他)。当Charlie歇斯底里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Nicole之后跪在地上哭泣的时候,Nicole还是会上去抚摸他的肩膀,还是会不经意地唤他Honey,因为她知道那些和他对她的爱无关。在两人分手吵得最激烈的时候,当Nicole家停电而大门关不上的时候,Charlie还是会去帮助她把门给关上,即使那扇门关上的时候,将他们两人彻底隔开了。当最终两人离婚后,在万圣节和孩子游玩结束分开之时,Nicole还是会帮Charlie把鞋带给系上。


这就是最真实的婚姻的样子吧。不论结局是离婚分开了也好,还是不断争吵着因为爱而延续下去,我们需要面对的正是这样的真实。


  • White LinkedIn Icon
  • White RSS Icon

© 2020 by Haotian He

LET'S TAKE IT TO THE NEXT LEVEL